赛车

众创空间的“卖水”生意_a

2020-01-17 00:24:3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创业潮袭来,创客群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在城市里的写字楼,在旧工厂的废弃车间,在郊区的各色院落,一个个创业公司竖起了自己的招牌。几乎同时,数不清的各类“众创空间”也应运而生。对于创业者,众创空间开出的条件极具诱惑力,低房租零水电费,并承诺给予全方位的创业支持,缺资金了,帮着找钱,缺团队了,帮着招人,但这背后依然有着他们自己的经济利益诉求。“如果把创客们比作当年美国西部的淘金者,这些众创空间则是在向这些创业者‘卖水’,属于一种抢占第二落点的商业模式。”山东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一位学者分析道,创业不一定非要淘金,卖水这个商业模式也是可行的,而且可以做得非常大。那么,这些“卖水者”能够在创客身上赚到什么?此类商业模式被看好的逻辑究竟是什么?

培养加盟商

远离闹市,济南蓝创创客中心的选址曾经是几间仓库,如今却改造成了创业者的梦工厂。“仓库”被粉刷成蓝色,外墙喷绘了诸如董明珠、李彦宏等创业明星的头像,这种氛围让前来参观的各地创业者振奋。“我们有自己的品牌,涉及汽车美容、家政服务、餐饮、文化创意四个领域,很多创业者来学习后,在全国各地开加盟店”,蓝创集团的总经理徐营介绍,“公司做的就是创业市场,只是后来做大了就成了平台,创业者有一些好项目或好技术,都可以入驻到我们这里,免费提供地方。”

而入驻的创业项目要求必须是服务业领域,徐营解释说:“我们自己靠服务行业发家,受经济影响小,类似IT行业我们不精通,来了也孵化不了。”

2012年,一位姓贺的创业者找到徐营,“他当时就一个人,带着一项能把人的面部照片立体化的技术。”如今,经过3年的发展,当初的小伙子已经成长为一家艺术设计有限公司的企业负责人。徐营说:“这家公司已经成为我们的合作品牌,仅仅‘奇思妙想’一个创业项目去年就做了300多家加盟店,这对我们的品牌是一种补充。”

如今,创业中心正在打造一个服务业的生态圈,“入驻到我们这里的创业项目,如果需要公司包装运作,公司就会有一部分分成。公司提供技术支持、品牌推广,还会配团队,双方都会占有一定的股份。但有的创业者不利用我们公司的资源,完全靠自己,那也没有关系,把创业市场做好就行。比如装饰类的创业公司,他们入驻的同时,也给我们的加盟商提供了方便。”

寻找合伙人

与蓝创相比,圣创空间可能更接近当下国内最流行的“众创空间”模式。

80后创客徐晓智,组织筹划了一个名为“约起”的社交平台,一段时期后,创业团队不想一直在家里或咖啡厅办公,更重要的是互联网项目需要对接大量资源。他们首先联系了几家孵化器,但门槛对于他们来说有点高。

最终,他们搬进了圣创空间,徐晓智说:“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,有一部电脑就能创业,但缺少了一个梳理的过程,在众创空间会有一些看不到的益处。”圣创空间的合伙创始人孙洪利介绍,经过他们的筛选,已经有三个创业项目入驻“一个月500元,包含了水电费。我们有一个将近400人的车友会,里面多数是有投资能力的企业家,是创业者强大的资金后盾。”

在孙洪利看来,众创空间不同于传统意义的孵化基地,“孵化基地针对的多是大的专业项目,而且是有了一定实力的企业。来到众创空间的创业者,有的可能仅仅只有一个想法,然后我们帮他们组建团队,一步一步实现,这是一个更为精细的孵化过程。”除了办公场地,圣创空间极力在创造一种便捷的创业环境,“现在常规的东西都有,设备有打印机、投影仪,创业者都可以免费使用,茶室、咖啡室可以用作讨论和会客区,我们定期会有路演,吸引投资人。”

孙洪利坦言,他们赚得是长期的钱,“有好的项目,我们本身也是投资人,通过资金、团队等入股创业项目,等把企业扶持起来了,我们可以赚股份的增值,从这种意义上说,我们在寻找创业者的同时,也是在寻找合伙人。低价的场地只是能够给创业者提供便利,我们不靠房租挣钱。”

盘活房地产

云豹众创空间的场地是济南一处楼盘闲置的门头房,负责人昝(zn)斐也曾做过房地产生意。

“去年大量写字楼的营销受限,卖不动,资源闲置。我们在关注青创大赛的时候,有了一个类似创客空间的想法,想拿出一层的写字楼,给创业者提供场地,然后辅导他们去参加创业比赛”,昝斐说,他们当时想靠这种小成本的宣传,迅速火一把。

但随后,“众创空间”火了,这让昝斐有了新的想法,除了房地产宣传外,众创空间本身就是一个大市场。而他的想法也得到了济南市科技局的支持,“现在历城区就我们一家,各个部门对我们还都很重视。”

昝斐介绍:“整个投资过程分为天使轮、a轮、b轮和Pre-IPO轮,我们是做天使轮最之前的一轮,就是所谓的种子轮。我们的空间和服务是免费的,但其实是相对的,我们会以项目公司原始股份的7%到30%来作为置换。每个项目有3个月到半年的孵化期,然后推荐到下一轮投资,如果投资成功,我们就全身退出,投资失败,我们也共同承担损失。”

在昝斐看来,众创空间更像是一个物业管理公司,或者是一个保姆,“我们在向创业者提供管理物理空间的同时,还要提供像保姆一样的呵护。”

关于众创空间,昝斐还有一个更长远的设想,“创业项目进入天使轮以后,能创造出一批有消费能力的企业家,我们会和一起,利用好的资源和优惠的政策,把这些企业继续留在这里,然后再打造wewoke社区,里面有酒吧、书吧、健身房等配套场地,在这个阶段,我们就可以收房租了,还能盘活区域经济。”

当事者说

我们也是创客

昝斐说,从某种意义上,他自己就是一名创客。他当初决定要做众创空间后,几次修改创意方案,然后拿着项目的设计去了北京,向房地产方做项目路演,寻求资金支持,“今年春节刚过,大年初五的时候,团队就开始筹备,整个项目准备了有半年的时间。”

而圣创空间的创办来自9个股东的众筹。七八年前,发起人王兴国做写字楼出租,他说:“现在想想,跟创客空间有点类似,也都是一些没有很多钱的年轻人,我们在出租办公室的同时,还给他们提供工商注册、代理记账等服务,也有几个公司从一两张桌子起步,然后慢慢做大了,这种成长过程类似众创空间,但那个时候没有这样的叫法。”

蓝创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宋宵飞,本身就是一名有着3次创业经历的传奇人物,曾经辞掉工厂车间的稳定工作,干过销售,开过公司,失败过,想过自杀,甚至深陷赌博,最终重新振奋,如今跻身连锁行业。

“现在的创业环境太好了”,昝斐感叹,自己曾经在俄罗斯留学7年,带着创业项目回国,“国内当时只有一些组建的孵化基地,门槛很高,一般的创业项目基本上没有机会。”

孙洪利说,他们如今和创客之间属于同命运,“项目进入后,我们会投资,成为其中的一员。众创空间给创客提供的,已经不仅仅是物理空间的支持,而是陪着他们一起成长,看着他们逐渐强大,他们做得越好,我们才能做得越好。”

在济南,众创空间并没有一个标准的市场规范,没有一个具体的部门去管理,每一家都在探索属于自己的模式,拼服务,拼资源。没有人肯定众创空间会一直这样火下去,但这里已然成为了一个新的竞争市场。

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
小儿药无咳嗽禁忌成分
儿童咳嗽专用药疗效好吗
小儿肠痉挛腹痛表现有什么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