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

全球经济新秩序谁主沉浮

2019-12-04 19:10:4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全球经济新秩序,谁主沉浮?

11月8日,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,习近平主持并发表重要讲话。宣布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。

从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AIIB)到建立丝路基金,体现了中国式高效率。加上总部设在上海的金砖开发银行(新开发银行,NDB),中国主导下的一些

列国际经贸机构横空出世。加之中国在APEC峰会上力推亚太自贸区(FTAAP),世界主流舆论掀起了中国主导全球经济秩序的讨论。两个银行一个基金,就是现实的诠释。当然,对于NDB和 AIIB,美日两国认为程序不透明,不会参加而且颇多质疑。而且相干主要国家,如亚太的澳大利亚和韩国

,对加入AIIB还存在犹疑。不管如何,两个银行一个基金都得到很多发展中国的响应 。

两个银行一个基金的规模可观:资金范围总计2400亿美元(NDB和AIIB各1000亿美元,丝路基金400亿美元);成员国范围,涵盖金砖5国、亚太21国及 一路一带 上的亚洲各国。

这些国家,有的和中国利益攸关有的地缘交接,有的和中国同为新兴市场的主要成员。这些国家在现有的全球经济秩序中,皆是无足轻重的配角。现有国际经济秩序,是战后由美国主导欧日 跟随的西方中心体系。主要包括:协调全球重大问题和宏观政策的7国(G7)集团。由美国人担负行长的世界银行团体(WBG)。欧洲人担任总裁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和日本人任行长 的亚洲开发银行(ADB)。

上述国际经济组织,对推动经济全球化和帮助发展中国融入全球市场和脱贫减困上,发挥了积极作用。但是,作为西方主导的全球秩序,无论是WBG、IMF还

是ADB,其援助其实不单纯,而附加了政治和经济条件。比如IMF对援助国要求符合其救援条件的改革,WBG则往往在贫困国家推行不合时宜的经济自由主义等

的。即便是发展迅速的亚洲新老 四小龙 ,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经济危机中,也不得不接受屈辱的国际救援条件。

随着新兴市场的突起,这些西方主导的国际机构产生了一定变化。特别在经济危机时期,中国等新兴国家有了相当的发言权,也在这些组织机构中占据了重要的职位。即便是G7在解决全球经 济危机调和中,也不得不让位于二十国集团(G20)。但是,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舞台上,新兴国家仍然是配角,而且在可预感的未来也不可能获得更多话语权。

与此同时,新兴市场对全球经济的贡献率超过发达国家。而且世界迎来了后危机时期,美国依靠美元霸权实施量化宽松政策(QE),无论是救经济还是迎来复苏趋势,它没有让全球经济秩序 变得更稳定而是带来更多不确定因素。日本和欧洲,还在前赴后继地重复着美式QE的老路,西方主导的经济秩序已经失去了全球公信力。

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。中国有了足够的战略实力--近5万亿美元金融总资产,而且有30多年基础建设积累的经验。相比之下,无论是金砖国家还是AIIB和

丝路基金成员

,都需要中国的资本和基建项目。这些发展中国家很难取得传统机构支持

,却很容易从两行一基金取得资本或项目支撑。中国主导但同等与共,前者体现实力原则,后者体现中 国一向的外交理念。就此意义而言,中国主导下的两银行1基金的确开启了新的全球经济秩序。

不过,这个秩序也是开放型的,也欢迎更多的西方国家参与其中,就像中国也是WBG、IMF和ADB的成员一样。

经济全球化,除竞争还有合作,理性的秩序生态不排除一个或几个实力国家主导,但主导不可变成干涉。就此而言,无论是中国主导的全球机构,还是中国产能和资本 走出去

,和西方 主导的传统秩序不是针锋相对的冲突,而是相互补充,在竞争中融会共存。

天伦医院衣艳梅
保定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
承德县医院怎么样
浙江癫痫病医院去哪家最好
南昌癫痫病医院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