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球

校草制霸录六立场最不坚定的反派

2020-01-29 18:33:5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校草制霸录 六、立场最不坚定的反派

绿柳居的素烧鸭很好吃,葛大爷对数学之美的描述也是天花乱坠、顽石点头,但江水源还算清醒,没有脑袋一热就上了他的贼船。说到底,路是要自己走的,其他人顶多给出一点建议,最终方向还得自己选。只有走自己选的路,历经艰难险阻,尝尽酸甜苦辣,才会无怨无悔。

所以他在生物奥赛集训的过程中很注重与同学、老师交流,经常借他们的资料、参考书过来翻翻,既增长知识,又开阔眼界,说不定哪天对生物学感兴趣了,还要感谢今天打下的基础。然后抽空做了葛大爷送来的那几张试卷,再不时拿出《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习题集》来磨磨枪。

大家都在忙着学习生物,备战年底的全国决赛,突然有个人抱着数学题在那儿啃,难免让人觉得有些怪。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标新立异,江水源经常是趁着睡觉前的半个小时做几道题,保持手感。余禀诚见江水源每天晚上回来都抱着一本厚厚的书在那里写写画画,还以为是什么内部资料、独门秘籍,便等宿舍里人多的时候大声说道:“大作家,看什么好东西呢?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让我们也学习学习呗!”

“数学习题集。最近感觉有点跟不上节奏,所以补补。”江水源大大方方地把封面亮了出来,省得大家以为自己在骗人。

余禀诚伸头一看:“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习题集?还真是数学!啧啧,果然不愧是名校生,非常注重各学科均衡发展,连参加集训都不忘记给自己补课!”话虽这么说,其实他看到不是生物奥赛方面的资料后,兴致已经去了大半。

柳健闻言凑了过来:“什么?吉米多维奇习题集?这可是本名著啊!素来以题数多、难度大、内容丰富著称,据说是理工科大学学习高数的常备参考书。区区高二学生就拿它来补课,还说自己最近有点跟不上节奏。我读书少,你可不要骗我!”

江水源万万没想到宿舍里还有个识货的,只好尴尬地解释道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?其实我除了报名参加生物奥赛,还参加了数学奥赛。跟我们学校那些拿高校数学教材当小说看的非人类相比,我就是个菜鸟!本来我打算靠生物露个脸,结果看到大家之后,决定还是老老实实在数学上多用点功,争取生物奥赛获奖者中我数学最好,数学奥赛参加者中我生物最棒,省得两头都捞不着!”

尽管有施洋的大肆吹捧在前,何大义的充分肯定在后,江水源在集训班的表现还是非常低调,――当然,在一群术业有专攻的高材生中,想高调也高调不起来。而专心听讲、努力学习、沉默寡言、四处借书借资料的举动落在余禀诚眼里,自然就成了成绩一般的表现。当下他冷笑数声:“大作家果然是不走寻常路!”

柳健却摇摇头:“他这是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!”

余禀诚有些不解:“此话怎讲?”

柳健道:“你想想,他先是拿到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等奖,已经获得了保送资格;再考了个全省生物奥赛一等奖,又是一个保送资格;现在他又磨刀霍霍瞄准了数学奥赛,据我所知,奥数前不久刚刚考完预赛,他还能如此淡定地做题,充分说明他已经拿到了复赛的资格,没准不久之后又能获得个保送资格。这不是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吗?”

江水源可不想被架在火上烤:“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谁让我样样精通、样样稀松呢?但凡我能像你们这样有把握直接拿个全国奥赛一等奖,你以为我乐意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?不客气的说,全国奥赛一等奖保送的学校,跟全省一等奖保送的学校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。可谁不想上好大学?所以我就想,既然不能以质量取胜,那就以数量取胜吧!看看能不能堆出一个好点的大学?”

江水源这番半真半假的自黑,倒让余禀诚生出几分好感,随之感慨道:“说得轻松,全国奥赛一等奖哪有那么容易得?虽然现在一等奖名额由18个增加到50个,可依旧僧多粥少,毕竟全国那么多考生,高手如云,牛人如雨,谁都想从中分一杯羹。更何况经世大学每年只会从中挑选三分之一的人给予保送资格!”

柳健赞同道:“是啊是啊,在我看来,只要不能进经世大学,其他所有大学全都一样!”

余禀诚旋即又有些愤愤然:“你说经世大学也真是的,校园有那么大,老师有那么多,经费也有那么充裕,偏偏每年就招两千多个本科生,平均每个专业不到三十人,几乎正好一个省一个专业一个人。这不是故意难为人吗?”

柳健点了点头:“谁说不是呢?要是按其他高校的师生比、资源配置,经世大学每年招个六七千、七八千都没问题,偏偏他们就招两千多个,全国每年的优秀考生又不是只有那么多!就像咱们这些生物奥赛的获奖者,个个都是好中选优、优中选强精挑细选出来,你说第10名和第40名之间能有多大的差距?就算生物系招生名额有限,不是还有心理学、医学、药学之类的专业吗?”

余禀诚愤慨地挥舞着胳膊:“我觉着就跟某些不良商家搞饥饿营销一样,经世大学也是在搞‘饥饿招生’,故意钓全国人民的胃口,咱们应该号召全国的考生都它!”

江水源“噗嗤”一笑:“经世大学?这恐怕难了点吧?”

柳健也笑了起来:“确实难了点!不说经世大学的背景有多强大,也不说经世大学的校友有多广泛,只怕经世大学随便扔出几个招生名额,全国考生就能抢得人头打出狗脑子来,你还指望他们形成统一战线?”

余禀诚想想也觉得经世大学的号召不靠谱,只好叹息摇头道:“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太经不起诱惑,所以经世大学才得售其奸,年年只招两三千人。其实大家人心齐,别说区区经世大学,什么事情干不成?――哎,算了算了,懒得操这个心,还是好好复习争取考个好名次,看看有没有机会进经世大学吧!”

江水源闻言不禁愕然:这反派的立场也太不坚定了吧?(未完待续。)

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可信吗
郑州国医堂医院看病好不好
福州银屑病权威医院
镇江比较好的妇科医院
新疆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