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

至尊剑皇 第一二零六章 凝虚瞬狱杀

2020-01-17 03:38:3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至尊剑皇 第一二零六章 凝虚瞬狱杀

“这个小子能赢吗?”

“输定了,这可是力战主的战意投影,这位存在可是与青莲山最强一代争锋的不世之雄。”

“【力主镇空杀】,当初就算是那位青莲之主,都差点吃了大亏。这小子才进战营多久,除非是领悟同样的战主九杀之一……”

一栋栋空中楼阁中,观战的许多强者已是彻底沸腾了,一个个相互交谈,他们都相当紧张,想看看这一战的结果到底如何。

虽然说,面对力战主的【力主镇空杀】,在场九成九的强者都自问,在压制修为在同阶的情况下,根本无法与之抗衡。

但是,这少年秦墨从“战营预备战”以来,已是刷新了一个又一个的纪录,与战营交好的很多强者都希望,这少年能够赢下这场战斗。

……

“真是了不得的小家伙!能够战到这一步,比你们三个当初,都要强上不少。”

老统领长吐一口气,背靠在座椅上,神情有着掩饰不住的遗憾。

他确实有些抱憾,若是这个小家伙早一点加入战营,若是他能够亲自指点这个小家伙,说不定第十四场的战斗,就有赢下来的希望了。

旁边,骆零则是躬身,笑道:“我们三个与这小家伙相比,还是差了不少的,因为……”

抬起头,注视着光门之内,那个少年的身影,骆零的心也悬了起来,他可是清楚的知晓,这个少年在这半个月里,不仅是掌握高阶战意攻伐之术那么简单。

……

“秦墨,你这臭小子,给本座赢下那个家伙,力战主又怎么了?不过是一具战意投影而已……”

其中一栋空中楼阁中,响起闻战云高亢的咆哮,他一个劲的跳脚,恨不得当场跳出去,冲进光门内,来替秦墨打这一战。

旁边,两个主山候补长老连忙拦住,不让闻战云有机会冲出去。

身为闻战云的好友,两个候补长老可是很清楚,这个家伙若是发疯起来,任谁都拦不住。

“嗯?那是什么?!”

其中一个青袍候补长老抬头,看到战场上的一幕,双眸骤然圆睁,失声惊呼起来。

闻战云也是抬头,看到战场上,骤然亮起的一道剑光,也是眼眸瞪大,震撼到无以复加。

……

嗡!

秦墨握紧佩剑,剑身一颤,竟是幻出无数道剑痕,层层叠叠,堆叠在一起,如同是成千上万枚剑汇聚在一起,形成了【狂月地阙剑】的剑身。

这把接近圣剑的剑锋,骤然疯旋起来,卷起了可怕的漩涡,而后,一股锋锐如狂的剑气,混杂着无比浓烈的战意,直冲而起,直刺向前方的伟岸男子。

“这是……”伟岸男子首次露出吃惊之色,长刀一挥,便是迎了上去。

叮!

这股剑气与长刀碰撞在一起,竟是化为无数剑芒散开,如流水一样,激射向伟岸男子全身。

每一道剑芒,皆是在急剧旋转,以无比锐利的战意为旋转的中心,狠狠刺在伟岸男子身上的战意铠甲上。

一瞬间,战意铠甲表面出现龟裂的痕迹,而后崩裂开来。

“击碎了我的战铠?这剑意,这战意……”伟岸男子真正的感到吃惊,却是应变超快,身影连幻,在无数剑芒中穿梭,竟是如流水过隙,尽数闪避过去。

“真是超凡的速度,这是【力主镇空杀】形成的战意区域么?能够先一步探查到任何攻击。不过,真是是探查到任何攻击么……”

秦墨的身影一晃,却是凭空消失,如同遁入虚空,在这个战场上彻底消失了。

“消失了?不对,这是……”

伟岸男子先是一惊,随后便有应对,长刀一挥,如秋水般层叠的刀幕挥洒开来,笼罩了这片区域,如铁桶江山一样稳固。

然而,虚空中却是光亮一闪,一道剑光乍起,如月夜流星,一闪而没,生生洞开了刀幕,将伟岸男子的长刀斩断。

叮……

清越的鸣响传出,在密集如雨的刀芒中,是那般的响亮,也使得原本激烈如狂的战场,一下子显得寂静起来。

伟岸男子手持断刀,站在那里,目光如电,锁定了一个凭空出现的身影,正是秦墨。

轰隆隆……

战意如熔岩般沸腾,在秦墨身周流转,形成一层薄薄的铠甲,那是战意凝成的战铠。

这种战铠的凝成,并不是高阶战意攻伐之术,而是取决于对于战意的领悟程度。

战营的许多天才战者,就算对掌握数种高阶战意攻伐之术,也未必能凝成战铠。

而有些天赋异禀的天才,则在加入战营数年之后,就能凝聚战铠。

现在,秦墨身上的战铠虽然很薄,却是近乎实质化,这是极其罕见的。

更重要的,则是他的佩剑,一缕缕战意萦绕其上,徐徐升腾起来,使得整个剑身忽明忽暗,犹如虚无了一样。

而在秦墨身后,则是有一对模糊的光翼,竟是由成千上万的光丝形成,轻轻扇动,带动秦墨的身形越发轻盈。

“这是战意化丝,无远弗及!”

“还有刚才那一剑,竟破开了本座的战意刀,这需要比这具战意投影更强的战意才行……”

伟岸男子喃喃开口,旋即明白过来,放声大笑,“有趣的小家伙!真是有趣,本座真是有太久,没有见到你这样的小家伙,来!与本座好好过两招!”

轰隆隆……

整个虚空震动,这片荒原上刮起狂风,炽烈的战意不断喷涌,形成一层厚厚的战云,覆盖在这片战场上空。

噹噹噹噹……

轰雷般的碰撞不断响起,一道道光柱冲起,那是两个身影每一次碰撞,都会冲起的战意之柱。

秦墨、伟岸男子皆是放开了防守,全力进攻,两个身影挪移的速度犹如鬼魅,顷刻间,就已碰撞了数千次。

……

此时——

光门外的一栋栋空中楼阁中,许多强者已是纷纷起身,全神贯注的观战。

“【凝虚瞬狱杀】!这是战主九杀的【凝虚瞬狱杀】……”

“我看到了什么?那少年不是才加入战营半个月么?为何修炼有战主九杀?”

“天呐!秦墨施展【凝虚瞬狱杀】,与力战主的战意投影战得难分难解!”

一阵阵惊呼声,再也无法抑制,从一栋栋空中楼阁中传出,观战的众多强者再也按捺不住,来到楼阁阳台上,远眺注视这一战的战况。

虽然观战的众多强者中,许多皆是修为惊世的存在,但是,光门内的战场,充斥着太浓烈的战意,若非修炼有深厚的战意攻伐之术,则是难以窥探清楚战场中的情形。

所以,青莲山的这些高层强者只能出来,运足目力,仔细关注这一场战斗。

现在,“战营预备战”的第十四场,已经不是单纯的战营预备役成员的磨砺之战。

这是战主九杀之间的碰撞,这样的战斗太难得了,战主九杀可是战营的不传之秘,数十年,甚至上百年都难以目睹一场。

何况,还是由力战主的战意投影,与一个绝世少年的对决,这其中蕴含的意义,实在是太多了。

“【凝虚瞬狱杀】!竟然是战主九杀,骆零这个混蛋,本尊回去后,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!”

其中一个楼阁中,闻战云咒骂连连,却是笑逐颜开,他终于明白,为何骆零之前说的那般笃定,认为秦墨有极大的把握,一路连胜,拿下第十二场的胜利。

战主九杀的一杀之技,若能得窥门径,自是能够纵横“战营预备战”。

并且,闻战云也掌握一种战主九杀,自是看得清楚明白,秦墨施展的【凝虚瞬狱杀】,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。

“仅凭刚窥门径的【凝虚瞬狱杀】,就想与力战主的一具战意投影抗衡,是不足够的。这小家伙身上,一定有别的力量,能够增强【凝虚瞬狱杀】的力量,才能够有此威力。是秦墨这小子的先天禀赋,还是其他什么……”

闻战云摸着下巴,既是兴奋欣喜,也是产生种种猜测。

记住版址:

烟台市口腔医院开发区分院
舟山市岱山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
东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济宁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