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道破天穹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诧异

2020-01-16 17:16:3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道破天穹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诧异

错乱世界如今祥和一片,即便有争斗也只是小打小闹。

而在这个过程中,至尊殿宇的天尊强者也都频繁出动,重建这个世界,解决矛盾。而且自从得到了所谓的‘信仰’的好处,也越发的让他们喜悦了,根本就不需要刻意的指挥他们,自己都会去做事情。

这是高志一路游历所能够看到的,现在的他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了。也只有一些有心人才能够认出他来,他没有真正的目的,只是到处看着。期间,他也得到了一个信息,那就是如今被悄然冠名的‘天战王’阿狗满天下追杀诡心者董三飘的事情。

果然,一切都和他想的差不多,只要董三飘出了洪荒,这一点是绝对避免不了的。他们两人在洪荒进行了两次战斗未果,如果一个化道,一个噬道,一切都是注定的。

高志对于这个讯息并没有太过关注,他要知道的还有其他事情。

那就是高羽与怜雨他们的事情,出乎高志意料的是,他们的口碑异常的好。的确做到了‘罚’与‘赏’,非常的公道,在众生心中,早已把他们摆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。

而且这还并不是恭维,因为整个过程都不会提及他高志的名头。

“喂,你什么感觉?儿女都压过你了都。”太初树皇忍不住调侃一句。

“有什么不好的吗?”高志笑了笑,他很平静,也很喜悦。

他们做到了,即便没有他高志,也可以生存下去,拥有独当一面的力量。

他们几位坐在一栋酒楼靠窗的位置,看着下方人来人往,倒是很享受。高志自从从天门叛离之后,还真没有像现在这样平静过。后来他虽然战力滔天,但是却一直在修炼和厮杀。

天王盖地虎与古蟒玉灵龙自然都变的很小,否则的话这酒楼是肯定坐不下的。天罡王尊自然也没有离开,只是比以前话更少了。

高志也不在意,天罡王尊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。他只是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,很是随意。

以他们的修为,就算不用力量化解掉进入体内的酒水,也绝对是千杯不醉,说千坛都是小看了。太初树皇很‘拼命’,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身躯,这一次可真是拼了命的吃喝。

用他的话那就是,老子要把这悠久岁月没有享受到的全给享受个遍。

天王盖地虎、古蟒玉灵龙自然也都享受到了,整只整只烤乳猪,烤乳牛都不断的往肚子里塞。看的其他食客都有些傻眼,这帮人是几十年没有吃过东西吗?

随着两个人上来酒楼,顿时这里热闹了起来,那两人倒也不是什么强大的存在,只是破道境的修士。一个面容苍老的老者,一个年龄不大的小伙子。

“赵能说,今天有什么事情说啊?”

一名食客大笑,开起了玩笑。

由此可见,他们之间也是非常熟悉的。

“嘿,那就要看你们想听什么了。”

老者赵能说嘿嘿一笑,走到了其中一个空位置,自有人招呼小二送上好酒好菜。

“哈哈,你的消息最是灵通,那就说说你刚得到的消息吧?”一名大汉大笑,翘着二郎腿面对赵能说,同时道:“说的好了,哥几个的元气石绝对少不了啊。”

赵能说哈哈一笑,“那你们可真得准备清空自己的积蓄了,小老儿胃口大的很呢。”

众人哈哈大笑,高志也被吸引了注意力。

赵能说目视一周,卖足了关子后,才清理了一下嗓子,“要说最近发生的事情还的确是不少,人间之子葛迎晨与琉璃联手让这天地规则更加全面,也更加稳定,天战王追杀诡心者已有数次大战,每一次的战斗大家也都清楚了。小老儿自然是不能够再说了,不过啊,现在又出了一档子事。”

“那么问题来了,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”

“你娘的,赶紧的,别继续卖关子了,都受够你这一套了。”有熟悉他的人忍不住笑骂一声,“赶紧的,快,快。”

赵能说哈哈一笑,“莫急,莫急。”

“要说这事情呢,说大他也不大,说小他也不小。说大呢,因为是关乎到帝主的,说小的呢,实在是这事情啊,看起来很平常。”

闻言,高志也是一愣,还有事情是关乎他的?当下也认真听了起来,太初树皇更是笑骂道:“你这老小子要是说错了,别怪我老子揍你一顿。”

赵能说目光落在太初树皇的身上,随后又看了看高志与月莲女王,天罡王尊,心底感觉到诧异,竟然完全看不透。不过他也是见过世面的,便笑道:“几位倒是面生的很啊,不过你们尽管放心,要是小老儿真说的不对,那你们就把小老儿团成团踢出去都行。”

“好了,言归正传。为什么说这事情与帝主有关系呢?”

赵能说嘴角满是笑意,却又岔开了话题,“诸位可还知道一个叫凌霄门的?”

其他人叫嚣道:“当然知道,不就是被帝主灭的那个凌霄门吗?这谁不知道啊,还用你重复啊,赶紧说正事。”

高志却是皱了皱眉头,不过并没有开口,只是静静的聆听。

“那凌霄门,当年要算计帝主,还抓了少帝主与公主,这胆子也是大的很啊。当年大军压境,让凌霄门的所有门人都无处可逃。最后,帝主更是出现了。那叫一个愤怒啊,动他儿子那不是找死吗?什么天尊?在他眼中都是朽木,更是那一次让帝主发狠,直接统一了天下完事。”

“之后更是建立了至尊殿宇,约束了所有天尊强者,这些大家也都是清楚的。帝主之威,谁能够逆啊?”

赵能说口沫乱飞,说的那叫一个激情。

高志好笑摇头,虽然说对了一部分,不过还是有所差池的。而且那事情也算不上隐晦,对方知道也在常理之中。

赵能说又继续道:“而那一次,有些人应该也都清楚。他们是利用一个叫齐嫣然的女子骗了那少帝主,故此才将少帝主囚禁其中。要不是天战王刚好去挑战凌霄门的天尊强者,想必他们还真的会成功一些。”

“可就在前不久,嘿,那个叫齐嫣然的又出现了。”

有人忍不住叫道:“不是吧?难道她去找少帝主了?”

也有人道:“不可能吧,少帝主当年没有杀她就已经不错了,她还敢去找少帝主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。”

众人纷纷扰扰,各抒己见。

“我觉的其中肯定另有隐情吧?少帝主为人老成稳重,帝主未归,他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吧。”一名文士开口,“而且,根据我所知,帝主年轻的时候虽然有诸多磨难,但是在这个事情却从来不会马虎的。”

有人反击道:“那可未必,帝主年轻的时候身边有许多女子。少帝主的生母只是其中一位而已,现在的帝后也就是其中一位,是帝主的青梅竹马。虽然不是背后说帝主坏话,但是帝主身边的女子的确很不少。”

“费你娘的啥话,还是听听赵能说到底能够说出个什么惊奇的事情来。”

一个大汉不忿,声音吵的人耳朵生疼。

“小羽……应该不会那么莽撞吧?”太初树皇低语,“是不是胡说八道啊这帮人。你说句话,老子直接把他们扔出去。”

高志笑了笑,依旧没有言语,只是示意太初树皇听下去。

等所有人都不再说话,赵能说这才缓缓的道:

“你们之中,还真有人想对了,这齐嫣然啊,还真就是找少帝主再续前缘的。你们要是觉的这事情怪啊,我也不妨再告诉你们一个令你们更震惊的消息吧。”

“这事情,帝后还偏偏同意了,对这事情没有二话。”

“你们大家来说说,这事情惊奇不惊奇,怪不怪?”

“哦?”

高志一愣,这事情本来就很不可思议,可如果林岚也同意的话,那这事情也就是真的不可思议了。

七台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河南弘大心血管病医院预约挂号
佛山牛皮癣怎么治
广西癫痫病医院
扬州治牛皮癣的专家
分享到: